首页 > 最新小说 > 韦宾论画诗草

韦宾论画诗草





原标题:韦宾论画诗草


  太行怀荆浩 (2014年)

  千年聚讼几时休,谁把原文细细搜?

  鄙语相参文体乱,妄言不禄业儒羞。

  承平里贯今何在,丧乱丘坟岂可求?

  此处徒然埋腐骨,匡庐南望似曾游。

  南北宗论(2014年)

  四百年间论是非,只缘斗米作心痴。

  文名少负玄言妙,绘事长留翰墨奇。

  南北分宗原董创,假真辨惑出陈私。

  名家吾重童书业,犹把孤文证此疑。

  南阳汉画馆(2015年)

  疑天问故据墙图,古史诸神并九流。

  踪绝于今书策在,石顽两汉蛻痕留。

  诸形变怪刀锤重,墨迹鲜微象外求。

  莫羡茅庐多看客,寂寥馆里有千秋。

  齐白石(2015年)

  菜煮空锅困若麻, 画图能煮欲全家。

  当年木匠称耆宿, 齐老名声动日华。

  笔拟缶庐多意趣, 格归妙品擅虫虾。

  师曾应谢东瀛挈, 留法林徐义可嘉。

  黄宾虹(2015年)

  先生画境入天工,知者欢欣昧者聋。

  品藻何为悬两地,玄言皆笑近儿童。

  诗书存旧神州在,笔墨开新内美融。

  十载蝶成燕市里,巴山蜀水有衰翁。

  林风眠 (2015年)

  形似儿童岂可邻, 中西貌异重其神。

  少年得意如存数, 壮岁消沉始味真。

  带发孤僧逃彩墨, 无家归雁寄轻身。

  宗师门下多桃李, 画界千秋只一人。

  李可染 (2015年)

  画道凋衰岂四王, 临摹腐朽作天纲。

  素描黑窈藏幽境, 墨法情深话改良。

  传统未能师法古, 创新应幸苦行长。

  风眠弟子曾亲炙, 何必推齐与重黄。

  观张大千溥心畲画(2017年)

  长安三月事纷纭,何处得闲舒胸襟?

  秘阁一角窥曹画,大唐遗彩正比邻。

  墓室壁画势吞天,张卷溥轴意萧然。

  张画高古位置老,咫尺经营费心神。

  纵然百世无此君,应问此君我何存?

  王孙自有盖代才,入古过深接浙派。

  可怜泰西洋博士,满腹经纶今何在?

  逸士不免酸腐味,大千尚能存清气。

  二人皆非宜所师,泥古不化事可知。

  我观两公已作古,其画亦应存秘府。

  观之足以存鉴戒,学之俱应同腐朽。

  君不闻,

  绘事自古尚述作,吾辈更应师精神。

  心源造化皆吾师,唯独不学仿与临。

  今日观此类文物,退而深省手与心。

  莫从故纸讨生活,但问意匠与时新。

  秋声赋(论画) (2017年)

  丁酉仲秋,连日阴雨,居家无聊,以想心作秋色之图。图成,复作秋声赋。其辞曰:

  若夫四时代序,宁有涯际。年往月复,枯荣交替。乃周行之日月,为偶然之更递。于是暑酷销歇,百卉遳脆。观景乎宇宙,不过一尘微细;放眼于银河,亦犹恒河沙泥。子曰:逝者如斯!

  以此宏观之微渺,生此尘劳众生。经春夏之荣茂,得金秋之丰盈。乃有万物之灵,群类之英,应物以心,对景生情。独有韦子,其心自正。彼为物迁,我默不争。既欣夏木之茏葱,亦爱秋色之澄明。于是驱车千里,访五胡之旧城;命驾南山,追辋谷之冈茔。玉山凝云,孰知群贤毕至;峻岭分水,乃有林深泉清。于是揽辔停车,回身四望。黄叶满林,应怜好景如烟;红枫吐艳,恍与春花争妍。复有落落顽石,淙淙幽泉。白屋青瓦,孤桥蓝川。真迥绝于阎浮,实欲界之登仙。

  然每恨斯境不常,欲学少文之卧禅。于是以西洋重彩,寻华亭之遗风;以宾虹笔法,追莫奈之初衷。纸则宣州之产,墨则蓬莱之东。赋彩运墨,不与人同。如此者数月,惟恨位置不工。搁笔四顾,若与神通。

  有工油画者曰否,非油画也;有工国画者曰否,非国画也。韦子曰:“古云画者‘挂也,以彩色挂物象也。’未闻画有中西,言中西者,今人之画也。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吾从古人也。”闻者默然。于是韦子,独坐入定,以画为禅。见往世之迦叶,谒尔时之慧能。乃决疑于兜率,遂自证乎首楞。孤阁远眺,秦岭之白云如凝;澄秋多怀,江南之黄叶可兴。乡思何在?此心似僧。